遇见另一个台儿庄

编辑:古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10 03:49:06
编辑 锁定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由曾丹著。台儿庄,这个昔日因1938年那场血战而闻名天下的战争之城,在历史上却是享有“天下第一庄”美誉的魅力之城。时至今日,重建后的台儿庄繁华现于眼前,战争隐身世外,流露出一种梦幻般不同凡响的绮丽。这里有原汁原味的明清古商铺、古民居、古码头,这里有迷人的柳琴戏与运河大鼓,这里有一种水乡与村庄的交融和交错,这里还有一种北方的辽阔与江南的婉约重合的意境,纯美得让人窒息。今天,曾经的“血战之城”正在以其昔日“东方古水城”的迷人姿态重现于世人面前。这是怎样的一座城?就让我们跟随“行走美文”女作家曾丹一起去寻找,去发现留存在我们脑海中的那片战争后沉寂了多年被固化和荒废的土地是如何惊醒,如何变身,又是如何涅槃的。让渴望远离浮躁喧嚣与名利权贵的人们,去感受另一片被遗忘后又被捡拾起来的宁静与无限美好。《遇见另一个台儿庄》适合旅游爱好者阅读。
书    名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页    数
246页
开    本
16
作    者
曾丹
出版日期
2013年8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基本介绍

编辑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内容简介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是行走美文作家曾丹新作。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知道台儿庄去不知道台儿庄古城的人们,带你们走进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台儿庄。1.全方位情感体验式描写,满足热衷于古城游的旅游爱好者的需求。2.是了解台儿庄这座“天下第一庄”、“东方古水城”的最好的旅游指南。3.融合“运河文化”与“古城文化”,在历史厚重感之余还有大量精彩绝伦的美言美句,极富人生哲理,是一本心灵鸡汤式的旅游伴侣。4.视觉盛宴,全彩图文,完美地展现台儿庄的美景。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作者简介

曾丹,喜欢时尚的怀旧女子。热爱美食、旅游和时装,也爱发呆当宅女。生于江南水乡,长在山城重庆,现留住在北京城内。做记者多年,终于发现人生就是最离奇的那本书。2011年,因缘走遍博鳌,边走边写,将这座闻名于世的海边小镇隐于众人视线之外的另一面写成此书,纯属个人体验,以飨同样有缘的读者朋友。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图书目录

编辑
引子:5月,北京南站的那次深情注视
  马可·波罗的飞"雪"与怀旧
  秘色轩的窗里窗外
  寻食淮扬坊,初识上海里弄
  夜奔古城美人行
  因为相遇花制作
  万家大院的情爱前世与今生
  从美国双子大楼到古城台儿庄
  张家狗肉和张家脆皮鸡
  城里的风光,城外的暗香
  踏遍青楼无觅处,却在兰婷书寓
  醉在崇华烟雨楼
  漫步者下午的阳光和薯条人生
  战争与和平的变奏曲
  她的古城她的梦
  来自东北的"狍子"哥李云祥
  活色生香话崔旋
  雕刻时光里的《洗衣歌》
  路过千里走单骑
  最好的爱情去向最新的古城
  吴家哥哥其人其事
  一幅画的诞生和一位画家的涅槃
  古城寻食觅情二三事
  奥黛丽·赫本的古城丝巾店
  蜡笔小新的古城旅游记
  北京上海相约台儿庄
  附录:我在台儿庄等你
  后记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后记

编辑
回到北京。
  4月的某一个夜晚,我跟随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京城一处大型时尚广场的影院涌出,同样的星空下,不一样的心情。
  也许是电影里动人的故事和美好的结局吧,我就那样站在城市的夜空下,幸福而饱满的情绪南此也蔓延开来。我想起一年前那次因为大雨的航班晚点,想起后面的高铁之行,想起命运的注视,再想起遇见古城台儿庄……
  想起这一年来经过和经历的种种,然后莫名地,刚刚结束的电影里那首英文歌曲的一处歌词,就这样席卷了我在北京城里,对隐匿在远处的那片古城的某一种爱恋:
  INEED SOME DISTRACTION OR ABEAUTIFUL RELEASE. MEMORIES SEEPFROM MY VEINS…
  YOU ARE IN THE ARMS 0F THE ANGEL.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HERE…
  THAT BRINGS ME TO MY KNEES…
  那部电影,是近期用很简单的一种温暖,就触动了现代都市人内心深处对爱与回归的渴望的《北京遇上西雅图》。那首歌曲,叫《天使》。
  就算不用翻译,通过全世界人都能听懂的那份美好的旋律,我想我都能懂得歌曲里所要传递和表达的一切。
  我想要的慵懒消遣,美丽悠闲,如记忆渗出静脉……
  在天使的翅膀上,是你寻找的抚慰……
  愿为你坠入凡间……
  套用一句流行的俗语吧,当北京遇上西雅图,爱情便着了地,如果北京遇见台儿庄呢?
  那就是我要的去向远方的天使的翅膀。
  也是我要的很简单很温暖的别样悠闲。
  古城台儿庄,就是这样带着我穿越时空,穿越战争,回到梦想中的某些记忆和某些地方。它用它的灵动和真实,填补了我们城市生活中贫乏的空白与缺失。
  就像我在前面的某篇文章里的那句话:所有的音乐都是相通的,而所有的情感也都是相同的。无论西雅图还是台儿庄,如果我们遇见了生命中等待并渴求的有些东西,情感才能着陆,生命才能芬芳并温暖,才能在所有的季节里怒放,并沉陷。
  那也是我这场旅行初始时要的谜底。这场从最开始就“撞”在我眼前的巨大的谜面,一步步走近,一次次寻访,一层层剖析,我究竟看见了什么,又找到了什么?! 就用一本《遇见另一个台儿庄》,一年起始,一生追踪吧。
  但我知道,仅仅就这样的一份答卷,一卷展示,是不够的。除了马可·波罗万家大院秘色轩龙湾,除了袁琦崔旋杨军吴家哥哥郁馥馨,除了我现在能记录下来的记忆与片段。我还有多少未曾看见的美丽花开和精彩人生啊?!
  至今为止,我只进出了古城台儿庄一座大门,我只看见了一方天地,还有三面门未曾打开,还正在开启。那么,又有多少故事的情节和方向正在酝酿,未被我捡拾呢?!
  “另一个”,也许在我们每个人的潜意识想象里,蕴含着无限不确定的可能性,或者不止是古城。到此刻为止,我从远方依然望回去,依然看见我在新旧莫辨的城门楼一次次地驻足回首。
  我想起我要的那个谜底,是我从一开始出发的动力。
  还是再回到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夜里的古城吧。
  那个冬天的古城很冷,北方的大雪一场又一场地下,寒风吹至运河,连靠近南国的流水都结了冰。可是,那个冬天古城里的人们因为寒冷反而靠得更温暖,那样紧密的温暖让我始终记忆犹新地想探究些什么出来。
  所以我在某一个比下雪还冷的南北交界的运河边上,在那些青砖绿瓦围合的城墙内,在阿见的雕刻时光里,问身边已经喝得半醉不醒的朋友们。
  我的问题很老套:古城台儿庄到底什么地方最可爱,让你们一直这样待下来?
  我总是这样问他们,也好像在问自己。
  东北袍子李云祥酒喝得少,最清醒,他的回答中规中矩,一本正经。
  他说:“这里给了我空间和平台。”
  我知道他说得很诚恳,他在这里遇见一座城,把北方的雪卖给来城里玩的人,赚到了钱。
  王立说:“是它的纯粹和宁静。”
  是了,这位久居上海的女子,正是因了这份情致,就这么成为了城里的人。
  最多话最活跃的崔旋真喝多了,醉了,正酣睡着,难得的无话,当然也不抢话说了。
  正好轮到阿见可以无人争抢地多说几句了,阿见喜笑颜开,摆开架势,连比划带表演道:“我觉得古城最可爱的是城门口那个天天在那里变魔术的老头。一、二、三、起开!哈哈,千变万化,一切尽在他掌中。”
  我们都知道那位魔术老人,阿见学得真像,惟妙惟肖,众人大笑。无论半醉,还是清醒的,真的都乐翻了。
  最后说话的是袁姐姐,她慢条斯理,端着酒杯,看不出醉意,但她的一串话一出口,反而让我们有些晕了。
  袁姐姐说:“你们都说错了,古城最可爱的是每天深夜12点以后,一个身形有点儿模糊、有点儿弯腰的男子,拎着小包,独自行走在红灯隐去夜深露重的繁荣街上逆光而归的背影。”
  我们真听晕了。
  “那个人是谁?”除了崔旋,所有人异口同声地问。
  袁姐姐轻轻一笑,先将杯中酒爽快地一口饮尽,然后又说了一串平日里她可不一定能说得这么顺溜的英文单词,最后才像揭开谜底似的告诉我们:“什么人都不是,那就是我心中的古城的概念。”
  议题暂停。没有目标答案。只是袁姐姐那段像意识流般的抽象的解答,真的让我寻思了很久。我在想,一样见证并一手参与建造了古城,又把我引入古城的袁姐姐,她究竟在给我们传递一种她心中的什么概念呢?!
  她醉了,所以她说的感受是真实的。
  熟悉她的朋友都知道,如果她喝酒的时候开始说英文了,她就是醉了。
  我要找到答案。我知道,找到了她和他们心中的脉络,就有了我要的谜底。
  终于有一天,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袁姐姐和她上海里弄的酒吧经理的一段对话,才让我恍然大悟。
  那几天天极冷,又是旅游最淡季,街上的游人极少,到了晚上就更少_r。袁姐姐正在古城,酒吧经理见她天天来,不管有没有客人都会守到临近午夜,便劝她,游客少,天冷,有他们看着,袁总就不必天天辛苦过来了。袁姐姐听完笑了笑,说:“这是我们的古城,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来,顾客怎么来?”
  我在那一刹那彻底读懂了我认识的古城里这些朋友们的内心。很简单,也很真实,那就是他们的古城,他们不仅是来经营的,更是来坚守一种生活方式的。那我们呢?我们不仅要来旅行,要来遇见,或者更应该是来体验并分享他们给予的那种生活。
  那是另一种生活。
  也是我要的遇见成为古城的另一个台儿庄后全新的一种感受与洗礼。 那里处处是景,处处皆情。就是一首《不想和你说再见》的“庄”里的歌,也婉转缠绵得让我真的迈不动离去的脚步。
  那就回去。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同到战争过后鲜花盛放的家园,回到天使坠入的凡尘,、
  人生的有些时光真的是可以找回去的。就像我无数次自北京南站出发,一列最现代化的高速列车,停靠枣庄,去向台儿庄,就可以将我引往前面不可知的过去与未来。
  一切缘起,来自2012年5月的那次命定指引。
  人生的有些相遇一闪而过,而有些相遇便成永恒。
  就像我和古城台儿庄,今生终究没有错过。

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序言

编辑
古城水乡,战地台儿庄的新名片
  2008年前,台儿庄古城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此后几年却有点儿“横空出世”之势了,让人吃惊不小。短短两三年间,她被评为“21世纪齐鲁文化新地标”榜首、首个国家文化遗产公园、国家5A级旅游景区,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推荐为“中国最美的四大水乡之一”。
  水乡古城,这是你不了解的台儿庄。你知道台儿庄是缘于那一场大战。教科书上这样记载:台儿庄战役,又称台儿庄大捷,是中华民族全面抗战以来,正面战场取得的第一次巨大胜利。公元1938年春,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击溃侵华日军第5、第10两个精锐师团的主力,歼灭日军1万余人,粉碎了日军“3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企图,严重地挫伤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振奋了全民族的抗战精神,坚定了国人抗战胜利的信念。台儿庄一战扬名,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一个著名小城。“历史上作为转折点的小城的名字有很多——滑铁卢、葛底斯堡、凡尔登,今天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名字——中国京杭运河岸边一个有着古老城墙的小城台儿庄。”著名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这样说。
  战争使这个小城名扬四海,一夜之间,“台儿庄”传遍中国、传遍远东、传到太平洋战场,载入了历史,传到今天。战争也使这个小城变成了一片废墟,在这个仅两平方公里的城池上,数万名中日军人反复争夺了半月有余,“无墙不饮弹,无土不沃血”。记者盛成战后进入了台儿庄西门,他看到的只有两栋完整建筑:一处是邮局,一处是峄县政府驻台儿庄办事处。
  一座城市的覆亡,使这里的人们失去了家园,也激发起人们保家卫国、救亡图存的信念。城市,不仅是人们的栖身之所,也是人们寄托精神的地方。土耳其诗人纳其姆?希克梅特说过:“人生有两件东西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孔。”
  所以,1939年9月,希特勒发动了对波兰的进攻。他首先就要彻底摧毁波兰的首都华沙,使华沙从地球上消失,从而在精神上打垮波兰人。
  所以,战后华沙人重建家园的时候,他们决定按照战前的样子恢复华沙古城。1945年,也就是华沙被毁后6年、战后1年,他们开始重建华沙古城,1963年完工。又过了17年(198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重建的华沙古城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开了一个先例:重建的古城也是古城,也是遗产。
  战后的台儿庄,面临同华沙一样的问题。我们后来在发黄的《中央日报》上看到,国民政府曾经承诺战后要重建台儿庄新城。可一直没能兑现。2006年,大战已经过去整整70年。硝烟早已散去,这里再看不出战地的痕迹,但昔日废墟上建起的栖身之所变成了“棚户区”,显露出岁月的沧桑和生活的艰辛。百姓也早没有了历史的荣光,只有对改善生活环境的期盼。此时,政府正启动规模庞大的“棚改”计划,一家上海的开发商也看上了这片傍依着运河的地块,计划投资6亿元进行改造。一个蓝图不久将实现,一群高楼将崛起,从而永远告别战地古城。许多古城、古街都是这样的结局。
  这似是这座英雄古城独特的宿命。这年10月,新到任的枣庄市市长陈伟来到台儿庄。他开始在全市着力推动资源性城市的转型——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正面临资源枯竭、发展方式粗放的严峻挑战——转型的突破口就是发展文化旅游,以此带动工业为主导的产业升级。经过详细的调查发现,台儿庄还保存着6华里的古运河、3华里的古驳岸、13座古码头,被世界旅游组织专家称为“唯一一段活着的运河”;城区还保留着战前的清真寺、关帝庙,墙壁上、古槐树上的弹孔历历在目。传说中的古城有72庙、72汪,有“燕尤赵万”四大家、“陈王袁骆”四小家。县志记载:“入夜,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乾隆南巡看到这里“商旅所萃,居民饶给,村镇之大,甲于一邑”,赐她“天下第一庄”之称号。康熙来到这里则感叹说:“和江南水乡无异。”
  经过周密的分析,枣庄市领导层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台儿庄古城可以成为一个国际旅游目的地。于是叫停了那个房地产项目,并开始了长达3年的调研论证和策划规划。2008年4月8日,也是大战胜利70周年时,台儿庄古城宣布重建,次年全面启动了古城重建工程,又过了3年的时间,昔日被战火摧毁的台儿庄古城重现人世。她不仅成为著名景区,拉动了枣庄的旅游服务业,而且作为大陆第一个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增进了两岸的政治认同、文化认同,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弘扬着民族大义和英雄主义精神。她迎来了贾庆林、李长春、王兆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迎来了连战、吴伯雄、郁慕明、刘兆玄等海峡彼岸的政界要员;迎来了仇保兴、谢辰生、单霁翔、舒乙、阮仪三等建筑界文物界的专家学者;迎来了波兰大使、世界劳工主席、环球小姐;迎来了来自世界各地四面八方的客人。
  来到这里的客人们都会有一样的感受:意想不到。想不到昔日的战场上会崛起一座这样经典的古城,想不到江北还有如此美丽的水乡。怀着这样的感觉,有一位朋友在《羊城晚报》上发表的文章说得最好,文章不长,摘录如下:
  不少人听说过台儿庄,但去过的人不多。台儿庄的扬名,是源于75年前那场抗日战役……台儿庄大捷的代价,是把一座也曾繁盛并由乾隆赞誉为“天下第一庄”的古城彻底摧毁了。1938年以后,台儿庄就成了抗战的一个说辞、一个符号,但在城区形态中,它事实上是不存在的。近年来,当地政府“决心恢复和建造一座古城”。我原本对人造景观没有好感,可能也是被现时中国遍地蹩脚的假、伪文物所刺激,那种有如殡葬化妆的修复令人十分恶心。但任何人看到如今台儿庄的古城面貌,相信都会感叹,工程之巨大肯定是世界第一。在还未被文明污染的鲁南田园深处,在世界闻名的大运河黄金河道旁,居然拔地而起出现了一座让世人折服的古城,城内南北园林风格争奇斗艳,在高耸的城墙内,流水、石板萦绕满城经典的建筑。且不说建筑种类之多堪称中国古建筑博物馆,就以古城提出的建100座庙和100座博物馆的口号,已足以让世人兴奋……
  随着古城的开放和繁荣,不仅迎来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天南地北的投资者、创业者也陆续到此会聚。他们自称是“新台儿庄人”。其中有古城重建之初就被决策者的理念所打动前来参与投资的福建佬、东北客,有参与建成一个大院后不舍得离去进而租赁经营起这个大院的南粤工程师,有路过一次就留下来打理一间特色客栈的北京姑娘,有原本是回乡祭祖却选择在此定居悉心整理着古城文脉的台湾作家……这些新台儿庄人和这里的老住户、古城建设者一样挚爱着古城,他们演绎着战争之外的英雄故事,打造着战地古城的时尚生活。
  水乡古城,还有这里的故事人物,这是一个让你意想不到的台儿庄。《遇见另一个台儿庄》写的就是这样一个台儿庄。作者以独特的视野、细腻的笔触描绘了这座英雄之城不同凡响的美丽和感动。而我,作为一个亲历古城重建全过程的人,受命把古城重建的一些背景写了出来,作为此书的序言,又觉全是赘词,放在开篇唯恐连累全书,惶恐之至。
  乐城
  台儿庄古城管委会主任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